秦失其鹿

爱着,梦着,追着,努力着。

【狗崽】宠

迫不得已试试产粮玄学……给我个大狗子吧……颜控天天看着别人的大狗子心好痛啊……我家崽子都放在庭院等你了,大狗子你怎么还不来,每次叫你来的都是鸦天狗……

——

【狗崽】宠
妖狐蛮喜欢晴明给他新买的衣服,这几天天天穿着坐在樱花树下守着晴明写写画画。家里忙的累的事全都交给了姑姑去干,妖狐整天无所事事,闲得慌接过了莹草每天领悬赏任务的担子。

在第八次从寮办领来全金币的悬赏任务时,妖狐发誓他听见了靠在树干上博雅的嗤笑,连莹草都提出来往后还是她去领任务吧。

“莹草小姐你让小生最后再去一次!”这是赌上地位的最后一次,妖狐在去领悬赏任务的路上满脑子都回放着出门时庭院各色式神玩味的眼神。

 

“我……回来了,这是今天寮办分配给我们的悬赏任务。”妖狐有些没底气的将卷轴交给晴明。在他跨进门槛的时候式神们已经开始往晴明周围聚拢,甚至包括一直护着他的姑姑也藏着笑意聚了过来。

 

晴明接过卷轴,暂将笔墨放在一旁:“辛苦你了,我看看今天是什么……唉别挤砚台要被你们挤下去了,靠太近我卷轴拉不开了!”看见晴明开始拆卷轴上的结,妖狐不敢看的跑到树背后躲着。

 

听见树另一边的惊叹与笑声,妖狐委屈得用手捂住脸。

 

为什么……小生的运气这么差啊……路上就应该打开看看然后商量着跟隔壁的欧皇莹草小姐姐换个任务啊……

 

晴明在问着妖狐在哪呢,妖狐觉得这次出去可要被嘲笑死,赶忙爬到树上躲在树叶丛中。姑获鸟来到树下,看见树叶明显颤动最密集的地方暗暗叹了口气。

 

我家崽崽怎么越来越害羞了呢?还蠢。

 

听着晴明找不到他便作罢,然后叫上姑姑和一排白达摩去打悬赏任务的声音,妖狐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梦里他被许许多多悬赏榜围在中间,每个榜上都写着一万金币。他扭头看见晴明站在远处,随后榜上的金币全部聚集到了晴明身旁,晴明用这些钱买了别人不要的一只小妖狐,那只小妖狐特别欧每次都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接着晴明把他叫到升星室,他看见一个穿白色狩衣的式神在等他……

 

妖狐被吓醒了。

 

好巧不巧,醒来一片漆黑偏偏就看见一片白色衣角在眼前晃呀晃,想起梦里的白色狩衣,妖狐拉住衣角用力一拽——

 

“你大半夜发什么疯!”本来就迷迷糊糊的妖狐直接被吼懵了。

 

星星点点的烛光透过职业间射入,摇晃的枝叶将月光切割得支离破碎。

 

“我张着翅膀给你挡光这么久你一醒来就这么对我!”原来刚刚醒来的时候一片黑是因为光被挡着了哦……连着被凶了两句,妖狐这才发现面前的是大天狗。此时大天狗也有些微愠,毕竟他张着翅膀本就睡不安稳,朦胧间被用力向下拽,要不是他反应快没有一下子掉下去——大天狗一世英名差点不保。

 

妖狐低下眼,委委屈屈的叫他:“大天狗打人您回来了啊……”

 

大天狗感觉有些许不对经,自己不过外出半个月处理黑夜山的后溪,怎么这个张扬的小狐狸就萎了呢:“怎么了你,谁欺负你?”

 

“我要被喂了……”妖狐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而大天狗一听见他这么说脸色就沉下来了:“为什么要喂了你?”

 

“我……我领悬赏领回来的全是金币,还都是一万的连两万金币都没有,阿爸要把我喂给你升星了……”

 

听见他这么说,大天狗送了一口气,原来是在担心这个:“可今天姑获鸟才告诉我,你特别争气的领回来两个勾玉悬赏啊。晴明想给你奖励的达摩因为找不到你,都托我带给你。”说着大天狗果真拿出来两个达摩给妖狐,有一个还是黑达摩。

 

妖狐抬起头,耷拉着的耳朵配上表情充分的表现了一下什么叫泫然欲泣。他一点也不客气的接过达摩啃起来,嘴里喊着达摩缺仍然满脸忧愁:“可我每次都只会突突,还是会被喂掉的啊……”

 

“不会,”大天狗斩钉截铁的打断他,“谁要吃你,我先把他吃掉,看看谁敢。以后我陪着你去领悬赏,我倒要看看谁敢笑你。”

 

妖狐耷拉着的耳朵立起来后马上又耷拉了下去:“可你经常出门,要是你不在的时候……”“我出去带着你一起。”

得到了许诺,妖狐的耳朵簌地立起来,欣欣得让大天狗觉得他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他的心里承受能力怎么会有这么弱,就是捏准了自己宠着他。

 

对啊自己就是宠着他,就是想变本加厉的宠着他。大天狗倾过身子,凑上去轻轻咬了一下妖狐的耳尖,激得妖狐一抖差点把达摩丢出去。

 

“做什么啊你!别在小生耳旁呼气!”妖狐生气的将大天狗推开,而大天狗装作什么都没做的侧过身,摸出长笛擦拭后开始吹奏。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算了先啃完达摩空出嘴再笑吧。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第二天,晴明不解的问大天狗:“昨天不是给你一个黑达摩吗,怎么没有吃?”大天狗偏过头,不置一词。晴明看着妖狐升级的技能,沉思着去仓库给妖狐的契约书上了个锁。

 

好气哦,大天狗大人回来之后每天陪妖狐去领悬赏都有勾玉奖励,都没乐子看了。最可气的是妖狐还天天跟着大天狗出去玩!生气。

 

好气哦,身为寮办工作人员每天都要被大天狗胁迫,还不得不屈服。为什么身为寮办工作人员没有内部福利只有非洲战队啊?生气。


——

实在不行给我个一目连也行

“我在树下等你,你在哪里?”



热度(70)

© 秦失其鹿 | Powered by LOFTER